工程點滴l白鶴灘,無法忘懷的記憶

發布日期:2021-07-19 09:30
       認識四川涼山州的白鶴灘鎮,源于公司中標了目前在建的世界第一水電站——白鶴灘水電站。 

       2020年9月初第一次驅車前往,當跨過“葫蘆口”大橋后,我們停車橋頭,只見洶涌的金沙江上,一橋飛架南北,兩岸裸露出的紅土裂開一道道溝,似舞動的獅爪。岸上的喬生植物,頑強地生長在懸崖峭壁上,山頂上散落的房子,曲折的山路向前延伸。 

       車子沿著蜿蜒崎嶇的山路前行,頭頂是時不時有滾石落下的峭壁,腳下是洶涌澎湃的金沙江,無論是舉目遠眺還是低頭俯瞰,無不讓人毛骨悚然。此時此刻,我無法體會毛主席“金沙水拍云崖暖”的浪漫和豪氣,只有滿目的蒼涼和疑惑。 
  


       當汽車到達鐵索橋邊時,我們停車駐足向右岸望去,傾聽著王東生董事長介紹施工方案,心里卻是無比的沉重,自古“金沙江上不行舟”的鐵律,兩岸的懸崖峭壁,飛流直下的“瀑布”,毫無規律的落石,即便有“飛檐走壁”的絕技,張三豐的輕功,要完成在兩岸布設銅線的任務也絕非易事。從事防雷工程30多年,爬過168米高的鐵塔,上過近100米高的煙囪,越過高山,凌絕頂于海拔4000多米的風電場;也曾跨過大海,穿越舟山群島,領略過驚濤駭浪,海風肆虐張狂的海上風力發電場;親擁過紅水河上的龍灘、瀾滄江畔的小灣........見證了不少奇跡發生。 



       然而這次站在波濤洶涌的金沙江上,我沉默于呼嘯的山風之中,凝視著對岸的峭壁,心情從來沒有過的沉重,干熱的河谷,云霧繞漫的山澗,呼嘯而來的12級山風,無論春夏秋冬,白天或黑夜,都會忽然而至;站在山中,它會隨時拉扯你的衣襟,甚至搖撼著你的身軀,讓你站立不穩,夜夢中經常拍打你的窗戶,呼呼作響,仿佛感覺工棚被吹倒,讓人無法安心入睡。 

       白鶴灘鎮,是個再普通不過的臨江小鎮。一條狹窄的小街,兩排簡陋的民房,如果不是白鶴灘水電站在此修建,匆匆的行人是不會留意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的。據當地人所說,白鶴灘是因為河水拍擊灘石翻起的浪花狀如白鶴起舞而得名。也有人說這里以前灘上曾有成群的白鶴在此翩翩起舞,戲水調情,如今隨著環境的變化“白鶴一去不復返,此地空留白鶴灘”。白鶴灘鎮因為水電站的修建變得異常的“繁榮”,每天熙熙攘攘、車水馬龍。然而令人有點惋惜的是今年5月整個白鶴灘鎮已被淹沒于綠水之下...... 


       最令我無法忘懷的是水電站地網施工中的點點滴滴:酸甜苦辣、烈日當空、寒風刺骨、施工艱險、安全困惑,民工焦慮,酒醉無眠,銅價飛漲......無一不令人牽腸掛肚。曾記得和王董、藍成第一次站在左岸遙望右岸時,我們彼此一言不發,不是胸有成竹,而是憂心忡忡;曾記得第一次領著兩輛大掛車開進2號洞后,前進受阻,后退無路的焦急;曾記得聽工人描述:兩次看到施工腳下的金沙江面漂流而過穿著救生衣的尸體在出水口處打轉時的惶恐;曾記得20多個民工每人肩負著100多斤銅線行走在搖搖晃晃的羊腸小道上的擔心;曾記得覃宗弟像蜘蛛俠一樣下到水邊將擱置的銅線艱難地拋向水里時的焦慮......忘不了旭軍、藍成、阿康、小杜無數次穿梭于建設指揮部和半坡營地之間的無奈和付出,忘不了試測時的忐忑和驗收合格后的驚喜....... 


       施工伊始,站在左岸,舉目遠眺右岸的懸崖峭壁,飛流直下的水柱,滔滔的江水,先不說銅線如何飛越水流湍急的金沙江面,就是如何在右岸建成地錨,如何布設縱線,都毫無主意。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大家本著“保證按時、按質、按量、超標準完成任務”的決心和雄心,憑著無畏精神和頑強意志,在藍成、黃舉康、旭軍、封基、家勁、阿弟、小廖、小黃、覃隊長.....,等人集思廣益中制定施工方案,每天堅持早上開會、晚上總結,克服種種困惑,逢山開路,遇水搭橋,在絕對保證安全的前提下,硬生生地開出了“馬道”,用絞磨機放線,無人機飛越,云梯搭步,多重保險環環相扣,智慧性地創造了好幾個“地凱第一”,當懸掛在江面上的銅線順利地沉入江心時,我心頭的石頭也落了地,感恩每一個為此付出心血的地凱人。 


    

       項目部半坡營地,也是一個讓人“懷念”的地方,我十進白鶴灘有九次住在這里,雖是短短的“過客”,卻讓我回味無窮;吱吱作響的架床、搖搖欲墜的樓板、傳播音樂與呼嚕聲的隔墻、飯熱菜香的食堂、排解寂寞的“茶室”、鼻聲如雷的老覃和亞肥、笑聲爽朗的煮飯阿姨、還有24小時“值班”的大花、二花、小花、小黑......無不令人難以忘懷。這里曾是“辦法總比困難多”的激勵場,也是喝杯小酒,傾吐衷腸的娛樂所,更是干一個工程立一塊豐碑的指揮部;這里見證了工人的早出晚歸,見證了工人的喜怒哀樂,見證了水電站圍壩蓄水、高峽出平湖,見證了地凱黨支部的黨旗飄揚......這里同樣收獲了業主充滿贊賞的肯定,一業主說:“白鶴灘你都建成了,還有什么你不能建”,無比的信任和激勵,感恩三峽集團給了地凱展示實力的機會,收獲了我們參與國家大型水電工程的寶貴經驗,收獲了我們超預期完成任務的喜悅。2021年7月初阿康一個電話打過來說:“暉總,基地已轉出,錢已到賬”。我放下電話,默默靜坐630秒。 


       6月28號地凱公司榮幸參加白鶴灘水電站發電投產慶典,當地凱代表隊站在慶典方陣時,面對無數的攝像機及中央電視臺的現場直播,我此時感到無比的自豪與光榮,深覺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值了。


       慶典結束后,我作為一個建設者,從左岸的升壓站沿坡而下,橫跨大壩,站立在大壩中間,任憑大風吹起衣襟,水花打濕劉海,思緒萬千,心情無比的興奮和激動,對偉人“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高峽出平湖”的豪邁詩句有了前所未有的感悟。登上了觀景平臺,看著噴涌而出,泛起層層白浪的水龍,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舊的白鶴灘鎮已被淹沒在水底,同時淹沒的還有以往舊的世俗、粗陋與淺薄。新的白鶴灘鎮整齊劃一并帶著典雅的風貌呈現在眼前,移民們新的思想、遠見的觀念將開創嶄新的生活。高高耷起的大壩,降服了曾經桀驁不馴的水獸,壩內清澈、平靜的金沙江水以更加博大、溫柔的胸懷擁抱著青山綠水。山谷里曾經川流不息的鐵索橋,那些縱橫交錯的無名路,也將默默無聞地淹沒在江河里,成為歷史的篇章翻了過去。 

       白鶴灘水電站建設,創造了六個世界第一,是大國工匠鑄造的國之重器,電站的運營大大改善了當地人的生活,為當地經濟注入新的活力,每年貢獻工業增加值達155億元,充分體現了習主席“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偉言。 

       別了,白鶴灘!別了,金沙江!心存懷念,不留遺憾!相信將來的某一天,我還會豪情滿懷地投入你博大的胸懷。


王 暉
2021年7月10日

新聞分類

最新動態